莫西干大铁头

一个安静的小号。簇邪、花邪、黑苏。

【簇邪】《一念执着》

他知道有人在偷窥他。

黎簇扶了扶墨镜,装作漫不经心地偏头看了对街一眼,那个买煎饼果子的小贩立刻埋下头去,慌张地往煎饼里加了个鸡蛋掩饰动作,结果手一滑,掉进去大半个蛋壳,又赶紧用手去捞。

啧。

黎簇心想,这他妈是谁家派过来的暗桩?蠢毙了好吧?!

看在对方如此智障的份上,黎簇也懒得再管,大抬步直接走进小沧浪的医馆,去见他现在名义上的老大,只是发了个短信给自己手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让他们去查清楚门口那个煎饼小贩的来历。

傍晚的时候手下人回了他:“查好了,跟黑瞎子认识。”

附上几张煎饼小贩收摊以后连人带摊钻进黑瞎子那个小眼镜铺的照片。

黎簇骑着自行车七拐八拐赶回自己的小破公寓,一只手扶着龙头,一只手举着手机,看着照片皱眉。

黑瞎子的人跑来跟踪他做什么?

他又给手下发短信,问黑瞎子最近在做些什么。

手下回得很快:“当滴滴司机。”

“……”黎簇直接关掉短信,心想这才两年不见,没想到黑瞎子竟然沦落到去当滴滴司机养家糊口了,苏万跟着他怎么也不接济一点儿?

背后百分之一亿有阴谋。

黎簇决定静观其变,反正现在自己是有靠山的人,虽然这个靠山不怎么精明,但出了事还是可以当挡箭牌用一用的。

并且他直觉觉得对方跟踪他并非是对他本人有兴趣,肯定跟小沧浪有关系。

但是小沧浪手里又有什么东西值得对方感兴趣的呢?一个是老中医,一个是盗墓贼,大家职业都不一样。

黎簇琢磨了一下,联想到小沧浪喜欢收集药方的爱好。觉得最有可能是有人看上了小沧浪手里的某个不出手的稀罕药方,让黑瞎子的人过来探虚实的。

有意思。黎簇想,回头他得好好问问小沧浪,手里都捏着哪些药方。同时继续让手下人查探,他能感觉到那条街上除了那个煎饼小贩,还有另外几个人也在盯着小沧浪的医馆。

过了几天手下人又给他发了几张照片,同时附赠一个消息:

那些人的确是为了小沧浪手里的药方而来,而且他们不仅跟黑瞎子认识,还跟吴邪有关系。

黎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躺在他那张硬梆梆的木板床上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发神。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吴邪了。

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去年的春节前,他去前门大街溜达,顺便帮小沧浪发点儿广告传单,就看见吴邪抱着一堆年货在马路边上拦出租车,旁边是一辆熄火的大众和骂骂咧咧的胖子,加上抬头望天的张起灵,脚边还有一堆凌乱的年货箱子。

三个傻逼。黎簇心想。而且吴邪这个大傻逼又瘦了,都快成僵尸了。妈的。

他不想让吴邪看见他,于是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拉高了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眼睛。手心里汗津津的,他赶紧在广告单上蹭干净,告诉自己这才不是因为紧张。

春节人流量密集,不好打车。吴邪终于等得不耐烦了,把年货往胖子怀里一塞,摸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他会打给谁呢?

黎簇根本懒得猜,除了解雨臣不作二人猜想。

果不其然,至多过了十五分钟,解家的花儿爷就开着辆骚包的红色轿车停在了吴邪跟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穿过北京城如水的车流来得这么快的。

四个人除了张起灵全都说说笑笑地开始往解雨臣的车上搬东西,吴邪锤了解雨臣肩膀一下,从口型上来看,说的是:“还是你这个地头蛇靠谱,他妈的胖子的车跟他自个儿一样不争气。”

胖子一脸不服气地要为自己的爱车辩护,结果被吴邪和解雨臣联手堵了回去,只好郁闷的继续搬箱子。

黎簇忍不住笑了,同时他看见吴邪也露出了笑容,不是当初在沙海里那种带着阴郁的笑,而是真正的、放松下来的笑。

一瞬间黎簇以为自己看到了以前的吴邪,他只在汪家人给的照片上见过的,二十来岁、看上去就无忧无虑的吴邪。

然后这个笑容就成了黎簇接下来一个月自慰时的素材。

当他躺在他的小板床上幻想着吴邪的脸射了自己一手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早晚有一天,他一定要干死吴邪。

TBC

关于ABO设定

实在受不了某些人高高在上的态度了。你可以无感甚至厌恶,但是你没有权利阻止别人萌,阻止别人写,更何况写ABO的太太都打了预警,就算在你看来那是屎但人家也没逼着你吃是不??

还找些话来说,什么把史蒂夫写成O是在弱化他,弱化你个大头鬼,谁告诉你O就一定柔弱了??你到底看没看过ABO文??就像知乎上说的一样,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您还是多看几篇文再来逼逼吧。不过您这么白莲花估计也看不下去,所以还是闭嘴吧。

一句话总结:萌ABO的请继续萌,讨厌ABO的请继续讨厌,大家都有各自的权利,我不强迫你看,你也别阻止我写我想写的,谁也不比谁更高贵,谁也不比谁更清纯。

KY的都玩儿蛋去吧。